午夜的山水(外二首)

发布日期:2019-05-15 09:39:01文章来源:曲靖日报
             雷焕春昼夜交替,我坐落于黑暗面
提笔起义
在空白处修篱养荷
敲一排紫竹,种两岸杨柳
划一叶扁舟,把自己送进午夜的山水
捞起一轮明月,救出深渊的残耦
假山移到白纸上,长出青苔
再写一阵急风,画几许小雨
说情话给等我的桃花,开出见血的殷红
有多少个黑夜,就造多少个相同的城池
夜夜立于岸埂,看两排杨柳送出新芽
倒影处,一串蛙声跃向天空
我至今都缺少下一场雪花的勇气
它勇于篡改任何色彩
而我,紧紧捂住心口的秘密

上西来寺
夕阳铺满台阶
愁风推背,顺势拾级而上
不入大雄宝殿,羞于见佛
入禅房,讨意境
通涛师傅说:皈依吧,
你的灵魂已在佛前打坐”
我笑而轻答:
眼耳鼻舌身意不空
色身香味触法不净
就让我在红尘的轮回中修行吧
心里却念: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
六根六尘不空不净
不能获无上正等正觉的大果位
有辱佛名
春风太急,忘不了的还在
比如:寺院的曼陀罗
比如:爱过的你

无用诗
每天都有流水、食物和爱
经过我的身体。有时
像一只蚂蚁被落叶覆盖
有时像黑暗里钻进阳光
有时是早晨,有时是午夜
是的,我承认
承认我写出的诗是无用的
像胡须上的残屑 ,它不能
解决正常的温饱。弯下腰来
给狭小的空间让条生路
等你再次拆除我的脊梁骨
你重复敲碎它,踩扁他。骨头不说话
她知道反击的后果
会有玻璃渣子飞溅
总有一天,我这个不务正业的人
终将举起白旗,再一次向你承认
她被时间打败。所有的关节开始生锈
嘎嘎作响
来自于肉体的疟疾,或眼帘长满枯草
念念不忘的在记忆里消散
生命以倾斜的方式向另一边划去
快过一颗流星离开天空
风从骨缝里打探不具体的消息
之后,它大刀阔斧
踏出一条血路,扬长而去
编辑:孔令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