巍巍乌蒙

发布日期:2019-08-22 09:52:48文章来源:曲靖日报
徐汝枞文/图 一本由中国摄影出版社出版,解读大海梁子风光、人文的画册《巍巍乌蒙我的家园》是我对大海梁子摄影作品的一个总结。她是一扇打开大海梁子的窗口,一把解密大海梁子的钥匙,一段记录大海梁子农耕文明发展进程的历史。我从1993年开始摄影,在《中国摄影报》《摄影世界》多次发表摄影作品,国内多次获过小奖,2010年加入中国影协成为中国影协会员。作品《修水窖》获第二十三届全国摄影艺术展优秀奖。2013年获曲靖市政府摄影创作一等奖。云南会泽大海梁子是乌蒙之巅,是乌蒙的魂,是乌蒙的主要脉搏,是我的乌蒙家园,绵延横亘,气势磅礴,雄浑壮阔。打小生长在农村,在大海梁子长大,对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充满了一种情愫。我能够生长在大海梁子,我认为这是上天给予我的恩赐。舒婷在《土地情诗》中说道:“我爱土地就像爱我沉默寡言的父亲”而我却可以说:“我爱大海梁子的雪世界就像爱我圣洁的母亲”。因为在这片高天厚土的土地上,无论是在我的血液里,还是在我的骨子里都融入了大海梁子的情愫,我眼里大海梁子雪的世界,群山莽莽,天地苍苍;绵延横亘,气势磅礴;横空一笔,江山多娇。自一九九五年到二零零一年期间,我在大海梁子执教,大概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吧!大海梁子雪的世界可说是众多摄影家垂涎的一片天地,但往往这个时节,大雪封山,阻断交通,等摄影大家们纷至沓来,已是时过境迁。我是贴近大海梁子雪世界幸运的宠儿,奋耕之余我用节衣缩食,省吃俭用,购置的简陋器材拍下了一幅幅壮美的雪世界。大海梁子四季风光神奇美丽;大海梁子人文景观丰富多彩。大海梁子从海拔4017.3米牯牛寨到900多米小江村的海拔落差产生了多样性的地貌,也孕育出不同海拔地带的风土人情。二零零一年离开大海工作后,一直眷念着故乡这片滋生摄影艺术的土地,在空余时间就深入到大海的每个角落,拍下了父老乡亲们生产、生活场景。那种和大自然抗争的精神以及和乌蒙山一样淳朴谦逊,质朴厚道的品质深深地植入我的内心世界。此次把拍摄二十余年的图片辑录成册以回馈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。中国摄影家协会网主编徐静在为这本画册写序时说:只看到故乡二字即打动了我,与本家徐汝枞相比,实惭愧难当。虽与故乡渐行渐远,但他依然心所系,魂所依,用自己的身体,用自己的思念,用自己的镜头,20年来“摄”耕不辍,一次次贴近他热恋的故乡。同为漂泊在外的游子,没能为家乡身体力行的做些什么,总让每次回乡有“近乡情却怯”的心情。著名的乡愁诗人余光中不久前如他所愿的在“最纵容最宽阔的床/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,满足地想”,他笔下的乡愁,牵绊着无数游子的心。门前的柳树,儿时的玩伴,炉灶上的热气……过去的一切都让我们贪恋,那是温暖的无所顾忌的时光,那是回不去的时光。我镜头里的会泽大海梁子的山是青的、水是绿的、人是美的,既有“五岭逶迤腾细浪,乌蒙磅礴走泥丸”的气势,又有乌蒙儿女不畏艰难,乐观生活的细腻,彩色黑白中闪烁的是对家乡人民的一片赤诚,乌蒙脉搏中跳动出节奏,山水云雾间变幻出旋律,风土人情里透露出淳朴。扎根于最基层的摄影人,20多年的积累,20多年的坚持,足以让我肃然起敬。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,于摄影工作者不外乎如此吧。
编辑:张译文